• <tr id='b6rb'><strong id='b6rb'></strong><small id='b6rb'></small><button id='b6rb'></button><li id='b6rb'><noscript id='b6rb'><big id='b6rb'></big><dt id='b6rb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b6rb'><table id='b6rb'><blockquote id='b6rb'><tbody id='b6rb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b6rb'></u><kbd id='b6rb'><kbd id='b6rb'></kbd></kbd>
    1. <i id='b6rb'></i>

        <code id='b6rb'><strong id='b6rb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<ins id='b6rb'></ins><span id='b6rb'></span>
        1. <fieldset id='b6rb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<dl id='b6rb'></dl>
          <i id='b6rb'><div id='b6rb'><ins id='b6rb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2. <acronym id='b6rb'><em id='b6rb'></em><td id='b6rb'><div id='b6rb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b6rb'><big id='b6rb'><big id='b6rb'></big><legend id='b6rb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愛的秘密與桃花有關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34

              一天,我和歐陽飛到處閑逛?這小子每天都帶著照相機撞新聞?
              我們來到一個卦攤前?
              我不知道為什麼這個城市會有那麼多算卦的,他們多是鋪瞭一塊佈,然後坐在一個馬紮上開始雲山霧罩地說,而且總有人樂此不疲地坐在對面讓他看瞭五官又看手紋?而且,算卦的多以50歲以上的男人為主,這讓我很寡味,若是美女我會雀躍地坐上去,男人好色,天性啊?
              當我走過的時候那個隻有一隻眼的算卦先生說,先生,請留步?我笑嘻嘻地說,我可沒有錢,整天吃朋友的喝朋友的,隻是賺點稿費養活自己,你千萬別給我算卦,太不合算?
              但他一句話讓我停瞭下來?先生,我不收你錢,但你這個月將命犯桃花!
              歐陽飛說,好好好,哥們啊,趕緊算算,在什麼方向?
              我們蹲下來,一下子變得十分虔誠?這年頭,誰不願意命犯桃花啊,特別是單身的男人?
              西南方向?但桃花中有小人,有小劫,你要一步一小心?
              我回頭看著歐陽飛,他害怕地說,哥們,看我什麼,我又不是你的小人,我隻暗戀"張曼玉"?
              歐陽飛就是我的小人?從上大學開始,我每次戀愛全讓他攪黃,他損我的女友燕肥環瘦,因為總以"張曼玉"為標準,我的女友永遠是黃瓜菜一樣,所以,被他攪黃也沒有恨過他,但誰說他不是小人?為瞭達到長期和我鬼混的目的,他讓我28歲前不準和女人真愛起來?
              這一卦算得我眉飛色舞?歐陽飛說,犯瞭桃花要讓我看看桃花,看看比"張曼玉"如何?
              最後,為瞭真犯著桃花,我給瞭那一隻眼的朋友20塊錢,但也給瞭他一句話,你還是算算哪兒有500萬的大獎,然後你去摸,比在這守株待兔強?
              犯什麼桃花?我至今還一個人在北京流浪,像楊白勞一樣躲著房東,幸虧有歐陽飛幫助我,否則還不如楊白勞,因為他至少還有一個喜兒呢?
              於是還和往常一樣,日出而息日落而作,整夜和歐陽飛一群狐朋狗友混在三裡屯,和世界各國人民在這裡會合?那天喝酒到凌晨,一個電話叫走瞭歐陽飛?而我一個人又喝瞭三杯伏特加,加上肚子裡的酒,足以讓我分不清東西南北?我一出酒吧門就想吐,剛想低頭,一個人撞進我懷裡,醉眼迷朦中我看見一張面若桃花的臉?
              "張曼玉?"我失語?她怎會半夜在北京?
              你喝多瞭?她問我?我點頭?
              我送你回傢吧?我酒醒瞭一半?"張曼玉"送我回傢?你是誰?我一連串地問?
              我來北京旅遊,剛才把所有東西全丟瞭,身份證?錢包?信用卡,還有所有的東西,除瞭我沒有丟?我送你回傢,然後你給我買車票,好嗎?
              我忽然想起那個一隻眼的算卦老頭,命犯桃花,真準啊?我又問,請問你哪裡人?
              西安?天啊,正是西南!
              我笑容可掬地說,當然當然,如果你看我不像流氓,咱就上車?因為最近得瞭幾千塊稿費,我忽然財大氣粗起來,不就是車票嘛!我說,如果方便,我帶你在北京玩幾天?
              她竟然答應,笑時,真的像一朵桃花,我一下子陷瞭進去,因為我聽到自己心跳的聲音?
              帶她回傢後我倒頭便睡,她睡在小廳沙發上,這是我第二天才看到的?
              我說,對不起啊,昨夜喝多瞭,讓你睡沙發?
              她說沒關系?我這才發現,這女孩真他媽漂亮,漂亮得不像話?然後我聞到紅棗和蓮子的味道?她笑著說,我煲瞭銀耳蓮子粥給你喝?我忽然感到一股熱熱的東西從心中升起來,除瞭我老媽,沒有人給我做過飯?
              吃完飯後,我說,請問芳名?
              她笑笑,可以不說嗎?
              我說,為什麼?她說,萍水相逢而已,很快就煙消雲散,留那麼深的痕跡做什麼?
              我以為自己夠虛無瞭,沒想到她更酷?
              接下去的幾天我帶她去瞭長城?故宮?頤和園?天壇等等中國人民引以自豪的一些地方,我給她照瞭很多相,照片中的她極像"張曼玉",身材更像,她居然也1.69米?
              去長城那天我拉著她的手,在長城邊上吹風時風把她的長發吹瞭起來,然後我從後面摟住瞭她的細腰,沒人懷疑我們是一對熱戀中的情侶,連我自己都不懷疑,但我居然不知道她的名字?
              哎,我真愛上你瞭,"張曼玉"?
              她轉過頭來說,我不是"張曼玉"?然後接著呵呵地笑著,一身妖氣,像《聊齋志異》中的嬰寧?
              談瞭那麼多次戀愛,我竟然束手無策?
              終於有一天歐陽飛打上門來?他進門就喊,這些天你死哪兒去瞭,我以為你死翹翹瞭?這小子有我傢的鑰匙,從來不敲門?
              然後我和她從臥室出來,看到瞭目瞪口呆的歐陽飛?
              我說,你嫂子,"張曼玉"?
              歐陽飛說,嫂……嫂子?然後他拉我進屋,真的犯瞭桃花?你個重色輕友的傢夥,這才幾天,你居然真找到瞭"張曼玉"?
              我點頭,說,我準備請那算卦老頭吃飯,請他一個月?
              歐陽飛說,真愛上瞭,沒有愛上就讓我去追吧,你知道我對"張曼玉"的感情,可對蒼天明誓?
              小人?我怒罵道,再說半句我暴打你!歐陽飛長嘆一聲,然後說,這一隻眼老頭真他媽邪門啊?
              我們三個去吃飯時這小子說盡瞭我的壞話,"張曼玉"笑嘻嘻聽著,然後總問:是嗎?是嗎?我瞪瞭一眼歐陽飛,把他拉到瞭衛生間,同志,你什麼時候能安靜一會兒啊?
              但在我們出來時卻發現:"張曼玉"不見瞭?
              和她同時不見的,還有我和歐陽飛的包,當然,還有歐陽飛那架20000多的相機?
              我的包裡有還沒有支取的稿費單子4000元,歐陽飛的包裡,有一堆卡還有幾千塊錢?
              歐陽飛說,你的女友呢?你那可愛的"張曼玉"呢?
              我傻瞭,站在酒店的房間裡不知所措?小姐問,先生,請問你們吃什麼?
              歐陽飛氣急敗壞地說,吃西北風!
              這是我遇到的最壞的一次愛情,也是最溫柔的一次仙人跳,其實她那麼純正的北京口音,我怎麼會相信她是西安人,還有,她沒有別人見到那些千年景觀時的雀躍,大概在傢門口早就煩掉瞭,我還自作聰明呢?
              而歐陽飛說,哥呀,我認識瞭你真倒瞭血黴瞭,你看看你那火眼金睛都看瞭些什麼呀,如此的妖精你看不出來,呆瞭10多天愣不知道她叫什麼!所以,你這呆子註定隻能賣字吧你!
              沒有人知道我內心的劇痛,看著我們的那些照片,她的長發好像還輕拂我的臉,她的手仿佛還有溫度,是的,我恨不起來,縱然她騙瞭我,因為,從她撞向我懷裡的那一個剎那,我就愛上瞭她!雖然,我連她的名字都不知道?
              原來,當愛來臨,哪管她是什麼妖魔鬼怪?
              我去找那算卦的老頭?他果然還在?
              你來瞭?他笑著說,我早知你會來?我看他得意的樣子,真懷疑他是否和"張曼玉"是一夥的,但的確怎麼看也不像他的女兒?
              我說瞭自己的故事?他慢慢地說,年輕人,別著急,我早給你又算好瞭一卦?
              會怎麼樣?我急切地問?
              柳暗花明?
              半夜,電話鈴響起?因為失戀,我已很久不去三裡屯和歐陽飛鬼混瞭,所以,一個人黯淡下來時,想起的多是那雙桃花眼睛?
              我拿起電話,喂,喂,喂,依舊是沒有人講話?我的電話很少有人打進來,除瞭編輯們,但大多是在白天?我說,歐陽飛,別鬧瞭,你知道我失戀,我真愛上"張曼玉"瞭,我想死她桃花一樣的眼睛,還有,她給我煲的粥,像我的妻?
              電話那頭的人忽然哭瞭起來?我立刻恍然大悟,我大叫,"張曼玉","張曼玉"!你不要掛電話,我隻有一句話,我的稿費你領不到的,我給你送身份證好不好?
              一年之後,我和"張曼玉"結瞭婚?歐陽飛說,原來愛情真偉大啊,可以讓一個歧途的女子浪子回頭,也可以讓一個才子一下子變成蠢豬?
              而小蝶說,知道嗎?做瞭這麼多次仙人跳,這是最失敗的一次,因為最終把自己也賠掉瞭?而在知道瞭小蝶的名字後,歐陽飛依舊叫她"張曼玉",真是對"張曼玉"癡心不改啊?